酒鸠啾ʚ💋ɞ

四月二十三日

清和润夏:

四月二十二日早上有姑娘私信我, 那时候我正陷入加班不可自拔。预料到事情会很严重,晚上回来才知道事情远远超出我的预期。


楼诚标签我从九点翻到现在·。


去年我记得有一次这样大规模的刷屏。那个时候我说我能管住的只有我自己。那么现在我说的所有话也针对我自己。


第一点,我与造谣者道不同。


谣言比实话精彩动听,造谣者与传谣者总是特别容易地达成一种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快感。告诉你,这卑劣毛病我也有。听到模棱两可神秘莫测的“莫须有”,我激动,我想知道有什么秘密。但是人生经验告诉我这些流言蜚语不知道经过多少口水唾沫的浸泡,携带着各式各样传染的病毒。造谣者讲,我听,我把这泡口水咽下去,我感染病毒。分享“秘密”,如同传播病毒。


我要给自己留点体面,看到虚张声势“也可能有,也可能没有”的嘴脸,我害怕。




第二点,我觉得造谣很有所谓。并不是轻飘飘一句什么誓死捍卫什么权利自由能涵盖的。我与造谣者道不同,同样与觉得造谣无所谓的人不相为谋。




第三点,我并不是想当意见领袖,我没那么大能耐。美丑善恶都在心里,这世界谁都骗不了自己。我的确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,现在这个情况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我不能容忍造谣传谣,不能容忍对无辜人的污蔑,我能做的可能只有表明我的立场:


两个演员我都爱。真心实意。与我道不同者,离我远一点。

评论

热度(12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