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鸠啾ʚ💋ɞ

【楼诚衍生/谭赵】一别少年 34(完结篇)

蓝子:):

食用说明:
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和等待,一别完结啦!
一切如旧
愿您食用愉快:-D

==========

待在纽约的这些日子,谭宗明和赵启平除了时不时去黎先生和谭妈妈那里坐坐,就是带着赵祈四处游玩,什么博物馆、中央公园通通一一带着赵祈玩过。

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,他们越来越像是一家人了。

而在这座兼容并蓄的大都市,也没有人会对他们侧目,他们甚至可以穿起亲子装一起走在纽约的大街上。

亲子装是赵祈要买的。

当时他们逛到一家儿童店,里面有各色各样好看的衣服,赵祈就看上了一件印着小狮子图案的衣服,而这件衣服正好也有亲子款,谭宗明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想要给这两父女买下。

谁知在准备去付款时,赵祈拉住了谭宗明的衣角,她抬起她稚嫩的脸庞冲谭宗明小小声道:“也想要跟谭叔叔穿一样的衣服,谭叔叔也买一件好不好?”

谭宗明无法形容那一刻的感受,他满心柔软与欢喜地蹲下身来拥抱了赵祈,眼眶发酸:“好,这是我的荣幸呀,小丫头。”他微笑着对赵祈道,而赵启平也笑着不发一言站在一边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最终谭宗明买下了三件带着小狮子图案的衣服,结账的时候售货员看着他们善意微笑:“你们的女儿真可爱。”

谭宗明乐呵呵收下售货员的赞美,摸了摸赵祈的头笑着回应:“谢谢夸奖。”

他们就穿着这套亲子服去了很多的地方,谭宗明又想起了第一次带赵祈出去玩时候的场景,恍然如梦般。

纽约的太阳晒得人一身汗,明媚的挂在天上,连着人的心也跟着一片灿烂。

+

回国之前谭宗明单独回了一趟黎先生和谭妈妈的住处,他跟黎先生在书房谈了很久,关于未来的打算,也关于自己的选择。

临走前,谭宗明突然开口叫了黎先生一声“爸”,这是迟来了几十年的一声称呼。

也是因为有赵祈的存在,他才明白这个简单的称呼意味着什么,黎先生这么多年一直在期盼的又是什么,这也是他欠黎先生的。

“爸,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妈还有我们姐弟的照顾,您辛苦了。”谭宗明微笑着对黎先生说道,黎先生却在一声“爸”里红了眼眶。

+

谭宗明回去的时候赵启平正带着赵祈在宅子的院子里浇花,阳光金灿灿地落在两人的身上,谭宗明突然就舍不得再往前走了。他就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,隔着围栏看着他们。

他的小赵医生被纽约的阳光晒得黑了那么一些,看上去精神不错,一双圆眼镜璀璨夺目得耀眼,他今天又穿了那天他们三一起买的衣服,上面的小狮子也有一双圆圆的眼睛。

谭宗明突然有些明白赵启平曾经会那么喜欢小狮子辛巴的原因,他们原来是那样的相像,骄傲而又勇敢,他当然永远不会知道,赵启平曾经是那么羡慕那只小狮子,它的身上有着让他羡慕的品质。

“一起努力吧。”

赵启平的话毫无预兆地跃于谭宗明的脑海,谭宗明下意识摸着左手中指上的金属银环,忽然就想要哭。

当他以为自己踏过千山万水,跨过高山河流,会独自行走在孤寂的人生中时,有个人却带着他的一颗炽热之心来到他的领地,愿意陪他走接下来的旅程,而今正安静等他回家。

他和赵启平,兜兜转转许多年,最终还是走到了这里。

赵启平在不远处笑着,低头对赵祈说着什么,水花在阳关下闪出晶莹的光泽,兜兜一张脸也被晒得红扑扑的。

谭宗明喉头动了动,所有的疲惫在一这刻全数消失,四周全数退散,他回家了。

+

飞机飞回海市后,赵启平先把赵祈送回了赵妈妈那里,接着又马不停蹄跟谭宗明一起飞去了湘市。就在一天前谭宗明得到了赵晨的消息,赵晨找到了。

谭宗明和赵启平到的时候赵晨不在家,这是一栋老旧的宿舍楼,走廊的墙壁都已经翘起了墙皮,很多地方也因为潮湿而生霉变得黑乎乎的。这样的楼房在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。

赵启平一边同谭宗明根据地址找过来,一边忍不住心里难过,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喘不过气来。

赵晨没有在家,他们两人只能在走廊等她,根据谭宗明探听到的消息,赵晨似乎生了很严重的病,赵启平希望自己能够把她带回去,然后好好接受治疗。

他们一直等到夜幕低垂还不见人回来。

就在谭宗明和赵启平准备今日先回去隔天再来时,他们在楼下遇见一个女人。

女人带着一顶破旧的帽子,整个人都很瘦,她从赵启平的身边擦身而过,赵启平却愣在了当场,他突然转过身去,叫了一声:“晨晨?”谭宗明诧异停住了脚步。

女人在赵启平的呼喊中愣了一下,接着没有回头地继续往前走,赵启平却可以笃定,这就是赵晨。

赵启平快步上前,伸手拉住了女人的手臂,又叫了一声:“晨晨。”

“我不是什么晨晨,先生你认错人了。”女人低着头全身都在拒绝着与赵启平面对面。

赵启平双手握住女人的肩:“晨晨,我知道你是晨晨。是我,是哥哥。”

赵启平强迫赵晨抬起了头,眼前的女人已经泪流满面。

+

赵晨比起从前变了许多,在惨白的灯光下皮肤苍白而没有光泽,人瘦得过分,脸颊上的肉几乎都凹了下去,她的头上始终带着那顶帽子,从见到赵启平他们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拿下来。

“哥,谭先生,你们喝水。我这儿比较简陋,委屈你们了。”赵晨给赵启平和谭宗明倒了两杯水,放到他们的面前。

“跟我回去吧,晨晨。”赵启平开口。

赵晨摇了摇头:“我不会跟你回去的,我这是自作自受。我很清楚,我的病是治不好的,又何必回去让你妈你爸难过。”

当年是她自己一意孤行不顾一切追逐自以为的爱情而去。后来跟那人结婚,又离婚,那人骗走了她几乎所有的积蓄,让她被房东赶出房子。再后来,她就发现自己得了癌症。多么可笑的一生。而今的她,又怎么还有脸面跟着赵启平回去,她活该一人自生自灭。

“你不该来找我的。”

“你是我妹妹,也是兜兜的亲妈,我怎么可能不找你。”赵启平皱眉。

“我真的不能跟你回去,哥你今天就当做没有找过我好不好?”赵晨认真道,苍白的脸上全是哀求。

“难道你就不想回去见见兜兜?”

“兜兜……”对于这个名字,赵晨很陌生,她反应了一下才清楚这是在说谁,赵晨摇了摇头,“没这个必要的,哥。她这些年多亏了有你,对她来说,你才是她最重要的人,我看得出来,你完全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女儿一样在疼爱。而且她永远不知道有我的存在对她才是最好的。”

听着赵晨的话,赵启平心被刀扎一样,他抿紧了唇,坚定道:“我是不会允许你独自一人在外面的。”

赵晨却突然在赵启平面前跪了下来,她抬头看着赵启平,双目隐约发红,她说:“哥,我求你……”赵启平的心狠狠颤了一颤。

+

最终赵启平和谭宗明也没能成功说服赵晨跟他们回去接受治疗,但同样的妥协是,赵晨必须接受赵启平和谭宗明为她安排的本地住院治疗。

再回海市的路上赵启平身心俱疲,他怎么都想不明白,那个曾经那样明媚的小丫头怎么就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。

谭宗明在赵启平的身边牵住他的手,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上:“别想太多,至少我们已经做了该做的。”

赵启平从谭宗明肩上抬起头,认真看着谭宗明道:“老谭,我还是想让兜兜见她一面。”

+

真正等到赵启平带着赵祈去见赵晨时,天气已经开始转凉。

赵晨的病情复发,医生让大家做好准备,也是这时,赵晨才想要见赵祈一面,不过不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,而是以一个姑姑的身份。

赵启平和赵祈到医院时,赵晨正独自坐着轮椅停在医院的院子里,她看着一边落叶的树发呆,人还是那样瘦,她的生命正在迅速从她的身体里抽离,就如同这秋天的落叶,摇摇欲坠,逃不过的宿命。

赵晨看见了赵启平和赵祈,远远的笑着对他们招了招手,赵启平拍了拍自家闺女的肩:“宝贝儿,去吧。记得我路上同你说的吗?”

赵祈点了点头,然后就像小蝴蝶一样飞扑向了赵晨,赵启平没有过去,只是站在远处静静守候。

“姑姑。”赵祈在赵晨的面前站定,笑着甜甜唤了一声。

赵晨在这一声呼唤里湿了眼眶,也是直到这时她才发现,她其实是想念这个女儿的,这个被她抛弃,却与她血肉相连的女儿。

她的女儿,今天穿着一条背带裙,外面是一件小小的米黄色风衣,头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,一看就是被很好的照料着。

赵祈的眼睛圆圆的,跟自己很像,也跟赵启平很像,是赵家人特有的眼型,带着一股子的灵气。她的脸还有些婴儿肥,一看就软软的。她的皮肤很白,整个人看上去真的就跟个小公主似的。

赵晨有些自嘲笑了笑,惊觉这竟是她第一次这样仔细打量她,哪怕在她出生时,她都没有这样打量过她。

“姑姑你怎么哭了……”赵祈惊慌的声音响起,赵晨才发现自己不自觉落下了泪,“姑姑你别哭啊,哪里不舒服同兜兜说,而且还有爸爸在呢,我爸爸他是最厉害的医生,他一定能够治好姑姑的!”小丫头一边安慰着赵晨一边慌里慌张伸手来替赵晨擦眼泪,眼睛又不自觉往赵启平所在的方向看,她听爸爸说,姑姑生病了,想见她,所以她跟着爸爸来了。这会儿姑姑哭了,一定是因为哪里不舒服。

赵晨摇摇头,笑着拉过赵祈的手:“姑姑没有哪里不舒服,姑姑只是见到兜兜很开心。”

“那兜兜以后常来看姑姑吧!”赵祈眨巴着大眼睛道。

赵晨心底一片柔软,她把赵祈搂入了怀里:“好。”

她想,她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,大概就是放弃了这个女儿,不过还好,还好赵祈遇见了赵启平。

她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,幸运的是,带着她血脉的女儿会继续替她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而女儿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,所以女儿一定会很幸福,把她所有的不幸都以幸福的方式延续下去。

这样就很好。

赵启平始终只是远远看着赵晨和赵祈没有过去,他看见赵晨唇角难得露出的微笑,也跟着轻轻微笑了起来。

秋天起风了,落叶跟着风离开了树,最后归于尘土。赵启平在这阵秋风中紧了紧身上的单衣。

+

赵晨最终被葬在了秋天。

在赵晨最后的时间里,赵妈妈和赵爸爸还是知道了赵晨的消息,赵妈妈甚至收拾起了行李干脆住到了湘市去,贴身照顾赵晨。而赵启平每个轮休时也会带赵祈去看赵晨。这或许也是赵晨在这几年里最幸福的时光。

赵晨走之后,赵妈妈难过了许久,可生活还得继续,活着的人总得继续往前行。

在初冬的时候,谭宗明买下了一套新公寓,离赵启平上班的医院不远,附近又有重点小学,他琢磨着赵祈也快上小学了,得早一点做打算。谭宗明就像每一位父亲一样,期待着女儿的每一点成长,可他又舍不得她长大了,就希望现在的时光长一点再长一点。

他们三人现在已经像真正的一家人一人生活在了一起,就在那套新买的公寓里,赵启平平日里医院特别忙,照顾赵祈的担子大多落到了谭宗明的身上,有些辛苦却也乐在其中。

某一日,谭宗明正陪着赵祈学英语,赵祈突然眨着眼睛好奇问谭宗明:“谭叔叔,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还有小朋友生活在一起,爸爸说,你不能做我的妈妈,但是可以做我另一个爸爸。可我已经有一个爸爸了,我能够叫你daddy吗?老师说,daddy也是爸爸的意思。”

谭宗明在那一刻抱紧了赵祈,心脏拼命地鼓动。

后来因为这个称呼,他傻乐了一天,结果自然是被自家小赵医生无情的嘲笑了。

赵启平的工作常常早出晚归,好在谭宗明在几年前就已经习惯,倒不需要什么磨合。只是冬天渐深,早上天亮得晚,而晚上又黑得特别早,谭宗明总是会担心赵医生一人开车出门的安全问题。每当这时赵启平就会扯着谭宗明的耳朵笑得一脸无奈对他道:“我的先生大人,没有你的那些日子我不是也过来了,别一天天的瞎操心。”

谭宗明总是委委屈屈道:“那些时候不是我不在嘛。”

赵启平觉着这样的谭宗明特别可爱,满心爱意和欢喜地给了他一个吻。

+

这天,谭宗明约好了赵启平一起去赵妈妈家吃饭,顺便把赵祈接回家。这些日子谭宗明和赵启平都很忙,只得又把赵祈送回了她奶奶家,这终于忙完了,自然要接回来。

谭宗明早早就离开了公司,在走廊里与安迪撞了一个正着。

“你这风风火火的是要去哪里?”

“去接赵医生下班,然后去爸妈家接Pocket回家。”谭宗明笑着回了。

安迪了然一笑:“难怪笑得如此开心。老谭,祝贺你。”安迪突然很正式说,“一直都忘记对你说了,恭喜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。”

“谢谢。”谭宗明坦然接受,“你呢,同小包总……”

“他呀,嗯……还要继续努力。”安迪嘴里虽然这样说,谭宗明却能够在女人的脸上读到满满的幸福。

“你会幸福的。”谭宗明祝福道,“我和启平都等着你跟小包总的那张请帖了。”

“那我可要一份大礼。”安迪玩笑道。

“自然。”谭宗明点头应承。

不再闲聊,谭宗明离开了公司,嘴角却始终带着笑,因为安迪的祝贺,他想,原来他幸福得如此的明显。现在的生活,就是他最好的生活,每天都在期盼中醒来,又在心满意足中进入梦乡,不管是哪里,都有他的小赵医生。

到医院的时候赵启平刚好下班,谭宗明没有把车停到车库去,而是停在医院外面的露天停车区,赵启平说马上就下来。

谭宗明下了车靠在车上,眼睛一直望着医院的方向,搜寻着赵医生的身影。

无数人从医院的大楼涌出,人群来来去去,世界上总是那么多的人,谁又能遇见谁,谁又能成为谁的谁……

谭宗明突然就想起了许多的往事,想起了第一次见赵启平时候的样子。谁又能够想到,就是那时遇见的那个人,就补全了自己的灵魂,从此就只能是这个人了,别的谁都不行。

冬天的风有些冷,谭宗明哈出几口热气搓了搓手,然后他就看见了,他的小赵医生从医院大楼走了出来,遇见了红灯,赵启平站在街道的那面静静等绿灯,他的身边刚好是一个高高的路灯,路灯的灯光洒下来,暖洋洋地落了赵医生一身。

赵启平也看见了谭宗明,不禁冲着谭宗明露出一个笑来,那笑容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有改变,还是那个狡黠的带着明媚的笑,只要一笑就能笑进谭宗明的心底。

他们隔着一条马路,他的赵医生就站在那里,还是时光中的样子,一如当年一别的那个少年。

谭宗明回给了赵启平一个安心的笑。

绿灯亮起,赵启平提步走了起来,向着有谭宗明在的方向,那里有光。

【FIN】
2018.9.14晚

一别到这里就正式完结了,依旧是想说的太多,容我整理一下,明天来说吧_(:з」∠)_
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个故事,但不管大家是否喜欢,它都完结了,我到现在依旧觉得不可思议的它完结了!
里面还有一些没有交代完的事,比如我们的曲大小姐和姚滨最后怎样了,赵妈妈又是怎么察觉到的,这些事我们有缘番外再见
衷心感谢读到这里的您,如果你喜欢一别,并且愿意告诉我一别给您的感受与您的想法,那我就再荣幸不过了❤
谢谢每一个你
一别少年,愿时光中的你,仍是初时的模样。
(´-ωก`)晚安





评论

热度(354)